酷闪游戏网

”早上女儿们撒娇,现在大的又来

简介: ”早上女儿们撒娇,现在大的又来,徐晋彻底投降了,掐住她水蛇.腰将人按到榻上,盯着她眼睛问:“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我不答应,你就让阿璇也送我一块儿西瓜?

《宠后之路》作者:笑佳人文案:上辈子傅容是肃王小妾,专房独宠,可惜肃王短命,她也在另觅新欢时重生了。

谁料肃王突然缠了上来,动手动脚就算了,还想娶她当王妃?

内容:“娘,吃西瓜。

”还没真正热起来,阿璇就朝傅容撒娇。

傅容开始不给,见女儿坚持要吃,就让梅香少端一点来,结果西瓜端来了,阿璇用勺子拨了几下,茫然地问娘亲:“西瓜籽儿呢?

”傅容听了,认真解释道:“昨天不是告诉你西瓜籽儿不能吃吗?

阿璇才三岁,会假装睡觉假装哭,大事上还不会撒谎,气鼓鼓道:“给先生吃!

”傅容扑哧笑了,看看女儿一脸必须为哥哥的样子,就让梅香端了一整牙新切好的西瓜进来,抱着女儿问她:“阿璇打算怎么给先生吃啊?

”阿璇对着西瓜比划:“挖出来,给他吃。

傅容亲亲自己的小坏丫头,再让梅香端盘大块儿的西瓜丁进来,教女儿使坏:“先生是大人,知道西瓜籽儿不能吃,你给他西瓜籽儿,他肯定不吃。

阿璇要这样,你看,把西瓜籽儿藏进去,先生看不到,就会吃到肚子里了。

”阿璇阿珮都看傻了,阿璇最先回神,兴奋地笑:“看不见了!

阿璇可聪明了,指着娘亲藏好西瓜籽儿的那块儿不停嘀咕:“给先生的,这个给先生!

”梅香忍笑,将那块儿西瓜丁单独放在一个周围铺有冰块儿的食盒里,刚盖好盖子,阿璇就将食盒抢了过去,要自己抱着。

徐晋很快就听说了,阿璇亲手把西瓜送给先生的,先生感激涕零,吃到西瓜籽儿,想转身吐到手上,没想阿璇跟着他转身,还瞪着眼睛不许他吐。

先生不好拒绝,困惑地吃了,阿璇心满意足,跑到哥哥耳边去说悄悄话…

”徐晋哭笑不得,过来审问女儿背后的“高人”。

”徐晋懂了,傅容不是怪先生,而是嫌他管教瑧哥儿太严,用这种方式跟他表达不满。

他无奈地哄她:“我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严厉些是对他好。

”傅容理智上明白,但她感情上又很心疼儿子,想起儿子早上跟妹妹分别时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她越想越不是滋味儿,挂到徐晋身上求情:“今天破例一次行吗?

你看阿璇阿珮也不是天天都黏哥哥的,下午要坐船了,她们才想跟哥哥一起玩。

”早上女儿们撒娇,现在大的又来,徐晋彻底投降了,掐住她水蛇.腰将人按到榻上,盯着她眼睛问:“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我不答应,你就让阿璇也送我一块儿西瓜?

”傅容笑了,调皮地摸了摸他肚子:“放心吧,就算我想喂你吃西瓜籽儿,阿璇阿珮也舍不得让她们父皇变得跟二叔一样丑啊。

徐晋得意了,专心教训孩子她娘,“竟敢暗算朕给太子请的先生,目无纲纪,朕不罚你,何以治天下?

《末世重生之绝对独宠》作者:雾矢翎文案;在末世未降临之前的一个月,楼殿看她的眼神越来越露骨得让她惊惧!

在楼龄的措手不及中,末世降临了。

楼殿教会了她怎么在末世生存,给了她最珍贵的食物,可是从一开始他的邪恶用心也昭然若揭。

在这个末世,贵公子一样的楼殿完完全全将她禁锢独占,成为他的所有物!

他就像一种会让人上瘾的毒药,恍然回首时,已经戒不掉了。

=__=! 脱甜文内容:楼殿迎风站在高处,看着整个欣欣向荣的西北基地,记忆在两辈子中交织,上辈子的末世七年,远没有至今的繁荣。

他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迎风而立,看起来是如此的柔和干净。

又看了眼远方连绵起伏的青山,方从高台上跃了下来,无视周围又敬又畏的异能者,穿过几条干净的街道,来到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中,这里的街道两边都是用木板隔起的小隔间,卖各种各样的吃食及日用品,精神力一扫,很快便看到牵着孩子的手站在烧烤摊前吃烧烤的女子。

原本正大口吃着烤异兽肉串的漂亮男孩看到走来的楼殿,忙扯住正在拿晶核付钱的女人,叫道:“姑姑,小叔叔来了。

”楼龄转头望去,便见人流中走来的男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将手上拿着的两串烤肉递过去,问道:“吃么?

”说着,又转头问道:“老板,听说你做的毛血旺很好吃,什么时候再重拾老本行啊?

”烧烤摊老板是个有些瘦弱的中年男人,听说在末世前,他是个胖乎乎的胖子,油光水亮的,据说一直想减肥都减不下来。

末世到来后,食物跟不上,终于饿瘦了,倒省了减肥的苦恼。

自从西北研究院研究出普通人也可以食用的变异兽及变异植物后,食物种类大大地改善了,很多原本只用来建设基地的普通人有了更多的活可干,于是一些有手艺的普通人便开起了小食摊,将传统手艺传承下去。

“小叔叔,你吃那么多?

”楼烨一脸惊叹,暗暗摸了下自己的小肚子,先前姑姑已经带他去吃了好多小吃了,他可吃不下了。

楼殿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多吃点,以后长不高哟。

”楼烨想象了下小姑姑楼妍的身高,是家里最矮的,站在小姑父严格身边,可谓是娇小玲珑了。

于是楼烨被唬得急了,他不想像小姑姑那么矮,但也吃不下了啊,怎么办?

楼龄差点喷笑,然后横了他一眼,说道:“你别逗他了。

”又安抚了下男孩,拿出先前买的用变异兽的皮筋做成的儿童弓箭让他自去玩了。

谁知脚底一滑,撞死在皇帝棺材上,回到还没出阁的十五岁沈宜秋眼一睁,发现回到了新手村,气得把眼一闭翻了个身:爱谁谁,老娘这回不伺候了尉迟越回望人间最后一眼,却看到不讨喜的皇后一头碰死在自己棺材上。

尉迟越深受感动,重活一世,他决定对这个爱惨了他的女人好那么一点点…

到了前世两人初见的那天,尉迟越左等右等没等到人——沈宜秋把他鸽了又等了几天,沈宜秋开始跟礼部尚书家的公子议亲了又又等了几天,沈宜秋快跟人过定了尉迟越:?

尉迟越:汪汪汪,老婆你看我,是不是还能拯救一下?

沈宜秋:哦(滚一边去别妨碍我咸鱼躺)这是一个狗哔男人欠教育,女人并不想教育,狗哔男人只好自学成才的故事。

内容:待他们离开,沈宜秋屏退了宫人,弯腰将绢帕在凉水中浸湿,轻轻擦拭尉迟越的额头和手心——药石没有丁点作用,她只能昼夜不停地反复用凉帕子替他擦拭。

他抬起手,将她冰凉的手攥在手心里,转过看着她道:“小丸,你去睡会儿。

”他的声音很涩,仿佛用烈火烧过。

沈宜秋道:“你睡的时候我也在睡,片刻前才醒。

”尉迟越不信,她的声音里分明透着疲惫。

沈宜秋抽出手,抚了抚小腹:“别担心,我知道轻重。

”说罢她揭下尉迟越额头的帕子,不过片刻时间,帕子已经热得有些烫手了。

她将帕子投入凉水中,重新绞干,再贴到尉迟越的额上,又端了温水来喂他,然后道:“你再睡会儿。

”尉迟越摇摇头,目光在她脸上逡巡,却有些涣散:“我想多看你几眼。

”沈宜秋轻轻抽了抽鼻子:“你快些好起来,随你看,看到腻味。

”尉迟越扯了扯嘴角:“哪里看得腻,看十辈子也看不够。

”顿了顿道:“下辈子我不做皇帝,你…

”不知为什么,他们两世住过不知多少锦堂华屋高阁,但到头来最叫他惦念的却是灵州那个小得腿脚都伸不开的小院子。

若是有下辈子,他想和她住在那样的院子里,生几个孩子,他们大约没什么余钱,日子过得有些紧,或许还要他写字画画给人撰写碑文来贴补家用。

他想把自己的愿望告诉她,但他不敢说,他的小丸下辈子大约不想再做他的小丸了。

思及此,他笑了:“如今这样已经很好了。

”人不能太贪心,他已经偷得了一辈子,虽然这辈子很短很短,但他觉得完满。

边患平了,薛党除了,太子是小丸的亲骨肉,她一定会将他教导成一个明君,比他阿耶强。

或许上苍又赐他一世,便是为了将上辈子未完成的事做完。

他捋了捋沈宜秋的脸颊:“我知道你们会过得好,把大燕江山交到你手里,我也很放心。

”他轻笑了一声:“不过这次小心些,别再跌倒了。

”沈宜秋一直强忍着眼泪,这时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咬着牙道:“尉迟越,你忘了当初答应过我什么了?

沈宜秋紧紧抓住他滚烫的手,指甲深深掐进他皮肉中犹不自知,她索债似地道:“我四岁那年入宫,你许诺过的…

”尉迟越明白过来,苦笑道:“不久后我生了一场大病,高热不退,痊愈后那阵子的事便记不太清了,我不是故意忘掉的。

”他捏了捏她的手:“那时我答应你什么了?

若是你开口说句话,我就借你摸一摸…

”“为什么苦着脸,笑一笑呀,丁点大的小人儿,愁眉苦脸的多难看…

”“你笑一笑,叫我一声阿兄,再借你玩一刻钟…

太坏了,改日我寻只一模一样的送你…

”“想学骑马就更容易了,我教你…

”“别伤心,等我长大了,把什么吐蕃人突骑施人都打回老家去…

”“想回灵州有何难,不就一千里路了,改日我送你回去…

”“大丈夫一诺千金,这把刀给你做信物,回头你拿着刀来找我…

当年那小小少年承诺过她的,已经全都做到了。

尉迟越等了许久,没等到她的,却听到轻轻的抽泣声。

他叹了口气:“听说我那时执意要将把小胡刀送你,那把刀还在,不过我再也不敢送你刀了。

尉迟越道:“那时我要求娶你,阿耶身边那神神叨叨的老道卜卦,连卜了三卦,第一次卜出噬咳,第二次是讼卦,第三次是否卦,我一怒之下自己摆了个泰卦…

”他摇摇头,扬起嘴角:“我不信命,可事到如今…

沈宜秋用力瞪着床上的男人,泪水不住地往下流,她言简意赅道:“你不许死,我不准你死。

”尉迟越沉默许久,轻轻叹了一口气:“小丸,让我抱抱。

”沈宜秋替他换了一遍帕子,躺到他身边,侧过身,轻轻抱住他。

沈宜秋抚着男人枯瘦的脸庞,用手指轻轻描摹他的眉眼,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道:“我心悦你,我心悦你啊…

”不知说了几千几万遍,她终于困倦不堪,不小心睡了过去。

沈宜秋一个激灵坐起身,便即去摸男人的额头,触手微温。

就在这时,她看见他的长睫毛轻颤了一下,像是蝴蝶轻轻掀动鳞翅。

男人慢慢睁开眼,似乎恍惚了一瞬,随即扬起嘴角:“小药丸。


以上是文章"

”早上女儿们撒娇,现在大的又来

"的内容,欢迎阅读酷闪游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