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闪游戏网

有一年在《手机》的发布会上,被问烦了的葛优主动说:“我就不准备突破

简介: 有一年在《手机》的发布会上,被问烦了的葛优主动说:“我就不准备突破了。

”乘客很认真的凑上去对着葛优老师看半天说,不认识,只认识沈腾成龙李小龙。

好不容易有个认识的,问她看过自己什么,小姑娘说:表情包。

葛大爷要是看了网民评论会更不开心,许多网民留言表示:大爷的经典都隔太久了,00后不认识很正常。

国内男演员中,吴京票房过一百五十亿了,黄渤、沈腾都破了百亿,杜江一个中年后起之秀都破百亿了,葛优演了这么多年,算上最近大火的《我和我的祖国》,距离百亿还有一段距离。

没人像话嘛,这排面还以为是18线的小明星,太朴素了。

我就给他加十倍吧,还是任何一个流量小生的零头都追不上,太少了。

简单来说,以饭圈的标准,葛优简直就是过气了,而且是过气了很久,如果要battle,任何一个流量小生的粉丝都可以列出一大堆数据秒杀这位国民影帝。

或者用冯小刚式的段子说一下:外星人开着飞船来地球捞国内大牌明星,按票房捞了一遍,又按照粉丝捞了一遍,再按照出场排面捞了一遍,几十遍下来,葛大爷还稳稳在家坐着。

在红不红这件事上,葛大爷是难得的明白人,从来不执着,也不纠结,流量江湖几番风雨,葛优还是那个葛优。

上世纪影坛顶流葛优:考电影学院全军覆没,老爸都考虑让他转行葛优好像的确不是天生的影帝。

刚做演员那会,葛存壮出演的都是一些反派角色,观众最熟悉的是《小兵张嘎》里的日本龟田小队长,绝对的演技派。

葛优从小在北影厂的大院里长大,赶上厂里拍电影的日子,晚上也是灯火通明,每到这个时候,葛优都在屋里呆不住,非得去现场看看热闹才能睡得着觉,所以葛优也算看拍戏长大的。

可爱看别人拍戏的葛优并没有成为童星的天赋,托儿所的老师让他表演节目,只能干着急,因为葛优啥也不会。

葛存壮有心栽培他,让他跟几个小孩临时跑个龙套,戏也简单,上去起哄一下就完事了,七岁的葛优就是不敢上去演,葛存壮当时肯定是很铁不成刚的心情,轻轻说了句:“你以后能干个啥。

高中毕业后,葛优到北京郊区插队,在昌平一个农村养了两年半的猪。

葛优成为了行家里手,喂猪、砌猪圈、给猪打针,样样精通,一干就是两年多。

后来电影《没完没了》里,葛优要给吴倩莲打针。

”葛优听了也不放弃,悄悄地把北京电影学院、戏剧学院、实验话剧院、中国青年艺术剧院都考了一圈儿,事实证明老艺术家的判断有道理。

先是考北影,第一题是演小品,七八个人进考场表演,葛优还没说话就被刷下来——长得太普通了。

接着是青年艺术剧院,葛优即兴表演“悼念”。

到了报考实验话剧院,葛存壮专门找到陈佩斯的父亲陈强,让帮忙跟话剧院的人说说。

就这么过了初试,复试时考官让他表演蒙一个女孩的眼睛。

葛优实在人,上了台就去蒙眼睛,一直不撒手,女孩急眼了说:“臭流氓。

”葛优反应还不错,马上说了句:“认错人了。

”这次表现还不错,可又失败了。

葛存壮老爷子看不过去,亲自指导儿子演小品说:你不是喂了两年猪吗,那就表演喂猪。

为了演好,葛优把养了两年半的猪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没有实猪,他对着空气一通忙活,“假装拌好猪食,拎着猪食过来,倒进槽子里,又去猪圈那儿开门,猪在那儿吃呢,拿脚踢它一下,还给猪打针。

从此葛优的表演里,再没少过生活。

那时候,葛优还拥有一头乌黑的秀发,但就是捞不着一个主要角色,跑了好几年龙套,葛存壮成天让儿子换工种:不行就搞美术吧,别耽误了一辈子。

好在葛优没去,不然中国电影少了个戛纳影帝,多了个优秀美术师。

84年春节晚会,陈佩斯的小品《吃面条》成为爆款,电视机前的葛存壮一边叹气一边指着葛优:“你看人家陈强的儿子,看看人家的艺术感觉,你连表演的门儿都还没找着呢。

”邻居家的孩子太出色了,而葛优摸着表演的门还得感谢张国立。

胡玫曾评价张译说,男演员28岁还没出名就别混了,好在葛优没听过这句话。

1988年,葛优31岁了,完全没混出来,前途一片不光明。

直到《顽主》的导演米家山选角,选上的那个演员没有单独的照片,就交了一张合照,葛优正好在里面。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导演让葛优去参加试镜,从北京飞到四川,葛优不敢坐飞机,关键时刻张国立梁天几个人好说歹说把他架了去。

米家山看完葛优饰演的无业青年,瞬间改了主意,让他演男一。

葛优身上那股松弛劲儿,演这个角色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进了片场,葛优一点都不松驰。

平常在片场基本不说话,就拿着剧本,一句话的重音放哪都要琢磨,翻来覆去琢磨好几遍。

冯小刚当时在筹备《编辑部的故事》,但只是编剧,不是导演,看到葛优的表演,他跟王朔一起去葛优家门口堵他。

冯小刚盛情发出邀请,葛优慢吞吞地来了一句:我跟别人说好了,档期排不开。

冯小刚一通忽悠过去:“你来我们这儿,是绝对的主角,所有人都围着你转。

”并没有,《编辑部的故事》是群戏,不可能围着葛优一个人转,但冯小刚能忽悠啊,葛优就有点不好意思地同意了。

葛优有以演戏就失眠的毛病,晚上琢磨剧本通宵睡不着,第二天还要赶早起来化妆。

就这么演完了这个一半书呆子、一半京油子的角色,演完了,葛优就成了那个时代的顶流。

出演《编辑部的故事》之前,葛优是别人口中”葛存壮的儿子”,出演之后,葛存壮变成了“葛优他老爷子”。

这次葛存壮终于为儿子点赞了:“你在这部戏完全放松了,分寸拿捏得好,开窍了。

”也是在这一年,张艺谋找到了葛优,让他出演自己导演的警匪片《代号美洲豹》,扮演一个劫机犯。

张艺谋+葛优+巩俐,那个时代的商业大制作,结果戏一般,但张艺谋被葛优征服了:“绝了,葛优这小子,天生的反派!

《围城》和《老店》的剧组同时找到他,两家还签了份君子协定保证不影响彼此拍摄。

再接下来,葛优一年之内接下了中国影史两部重要电影,一开始还都不想演。

先是陈凯歌发来邀请,当时葛优心里还不太想拍,因为戏份有限,给的钱也不多。

葛优就去凑了下热闹 ,这部凑热闹的电影就是《霸王别姬》。

葛优演的袁四爷,被当时的媒体誉为唯一完全没有被张国荣的光彩盖过的内地演员。

一听本子是个悲剧,葛优说自己演不了。

就这么被忽悠进了组,才发现老谋子拍戏不是开玩笑的,半夜开会讨论剧本到天明,巩俐直接熬到坐着睡过去,只有葛优硬扛着听。

那时候妹妹葛佳去探班,都说哥哥一脸胡茬,活像个要饭的。

感觉这段煎熬挺管用,尤其是对后半段的戏,其中有一场戏是福贵回来发现自己的孩子变成哑巴了,他带着哭腔说了一句:“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1993年《霸王别姬》拿大奖的时候葛优还是看客,1994年5月,张艺谋这部电影入围戛纳电影节,最后一天揭晓最佳男主角的时候,葛优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脑子“轰”地一热,腿都快不听使唤了,晕晕乎乎地往台上走,获奖感言都没准备。

上台说的是:“感谢导演张艺谋,感谢评委,感谢我的‘妻子'巩俐,戏里的,我们合作得很好。

接着葛存壮老两口在早上八点接到葛优的电话:“爸妈,我得奖了,最佳男演员。

”葛优他妈都震惊了,“谁能想到这‘第一个’(影帝)落在了我们这个秃头的儿子身上!

”到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会说葛优不会演戏了。

葛优上世纪在是绝对的内地喜剧票房担当,这么说没问题吧。

葛优曾在访谈中说过,自己不算天生幽默,主要是会挑剧本。

一九九七年,冯小刚找到葛优,说了想拍贺岁片,问题是之前国内没贺岁片,喜剧也不特别卖座,更大的问题是冯小刚当时没有成功的喜剧导演作品,最成功的《编辑部的故事》他只是编剧。

1997年上映的《甲方乙方》,葛优与刘蓓、何冰等饰演的北京青年一起创业。

最搞笑的一幕,是葛优与刘蓓上演“戏中戏”,大呼“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如今再重温,你会发现,葛优的喜剧表演令那些台词闪闪发光。

”这种台词只有葛优能说,换别人说要多浮夸有多浮夸。

但葛优擅长把最夸张的台词合理化,这种技能恐怕中国还没有人能超越。

到了2004年的《天下无贼》里,葛优又是演了个配角,结果那句“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成为了年度金句。

葛优明明是一张严肃脸,可葛优一张嘴,群众就想笑。

与后来的许多喜剧电影里依靠疯狂的肢体语言、打嘴炮的小机灵,甚至是低级趣味撑起来的喜剧表演,葛优的喜剧表演是不动声色的。

但却生动呈现了,什么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演《让子弹飞》, “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让麻匪劫了”,台词其实也还可以,但是葛优一说出来,就特别可以、特别讨喜、特别让人信服。

葛优即使是不说话,往那一躺也是喜剧,《我爱我家》找葛优客串的时候,葛优已经是被张艺谋陈凯歌抢去演戏的角儿了,可剧组只给了1000块钱,葛优还是很努力去葛优瘫了一回。

这段戏被称为“五分钟的戏,能截出上百个表情包”的戏,最后被截出了远不止上百个表情包。

从第一部喜剧开始,葛优演的角色都是“成全别人,陶冶自己”,是真正的用喜剧“为人民服务”。

看见没,这样的喜剧演员葛大爷,才配称顶流。

有一年在《手机》的发布会上,被问烦了的葛优主动说:“我就不准备突破了。

他气势最盛的时候,看到第六代导演路学长的《卡拉是条狗》,不是喜剧,不像能卖钱,里面有个窝囊的小人物老二。

剧组请不起他,他就没要什么钱,主动去演了。

电影不卖座,也没得什么大奖,但葛存壮看完之后,说第一次感觉被儿子的演技震了,这话葛优得戛纳影帝的时候老爷子都没说过。

其中一场卖狗的戏,葛优蹲在人群中,跟真正的狗贩子一模一样。

演完普通老百姓,葛优转身就去《夜宴》里演了皇帝,原因也没别的,没演过帝王想过过瘾,还说自己真没想逗乐。

后来曹可凡在节目里问葛优,老跟冯小刚合作是不是埋没了自己的表演天赋,葛优摇摇头,说冯导的戏让他拿了三个百花奖,不容易。

这几年葛优的电影不是特别卖座,比如程耳是《边境风云》的导演,二〇一六年,他拍《罗曼蒂克消亡史》请来了倪大红、赵宝刚、袁泉等演员,葛优也欣然赴约。

但导演让怎么拍葛优就怎么拍,完全不像个执拗的老艺术家。

电影拍完了叫好声一片,票房卖了一亿出头,媒体都在说葛优的时代结束了。

流量演员的一个标配是计算排面,没排面那不行。

80年代他和谢园梁天走穴的时候,有一回去保定,当地老板开出了六千块钱的演出费,表演的节目很简单,仨人合说一段群口相声。

十二分钟的相声,台下的笑声就没停过,但因为名气小,主办方只给他们开了一间房休息。

看到同台表演的歌手住单间还有早餐,葛优气得在走廊质问服务员:“我们为什么没早饭?

”那一宿,葛优又失眠了,心想明儿个到底能吃到什么好东西啊。

《编辑部的故事》火的时候,书店里组织签名活动,葛优和王朔被拉过去,坐在车上远远看见书店门口排着长队。

”后来出席一场颁奖晚会,到了现场观众看见葛优就不停喊“李冬宝”,葛优一下子红了脸,他还没被这么多人一起喊过。

一直被老爸拿出来怼他的“劲敌”陈佩斯出来演话剧那会儿,葛优还带着梁天、谢园去捧场,有记者想挑事问他:陈佩斯说演电影比演话剧容易多了,你怎么看。

葛优想都没想就回答,最好的演员是话剧演员,佩斯是舞台上摔打出来的,我没想到佩斯扮演的富婆这么精彩,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回头想想,葛优能成,很多其实是偶然。

《甲方乙方》算是他喜剧之王的开始,但重点是之前冯小刚编剧的《编辑部的故事》《大撒把》让他拿了金鸡百花,他跟这位贵人表示,今后有需要帮忙的,哥儿们义不容辞。

结果冯小刚接连几部文艺片被毙,急得一夜狂掉头发,就在最需要雪中送炭的时候,葛优来了。

电影杀青后,葛优跟着冯小刚跑遍全国做宣传,就这么着,《甲方乙方》成功了,3000万的成绩拿下1998年的票房冠军,冯小刚开始了自己的时代。

周:实力派实力派实力派实力派…

但实力派不是那么好当的,一有戏他总是凌晨3,4点才睡,在床上瞪着眼,琢磨那个人物。

今年,葛大爷已经六十有二了,依然很低调,没说过什么狠话,也没有过绯闻,老婆一直是当初那个,跟女演员的激情戏都没演过几场。

崔老师把手机剧组差不多骂了个遍,唯独没有骂在里头演男一号的葛优。

他说,“葛优还是一个挺好的人。

”今年好人葛优算是翻红了一把,因为《北京你好》,他的表演实在光彩夺目。

很多对于他表演的深度分析,我觉得没那么复杂,最简单一点:要是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些小司机,平日里打车全是豪华座驾出行,那什么演技都没用,葛优能演,因为他心里头有小人物。

葛优的优点就在于他从不立人设,也就不存在人设坍塌。

他演过的角色,大多都是小人物,自己也带着小人物的劲儿。

有次家里来了几个送外卖的,葛存壮把葛优骂了出来去,让他挨着跟每个送餐的伙计打招呼、签名。

后来葛优一直记着父亲教训的那句话,“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葛优的好,好在无论是在戏里还是生活里,他都活得像个普通人。

当年要上户口的时候,葛存壮想到范仲淹那句“先天下之忧而忧”,给孩子取名“葛忧”。

一次,厂党委书记陈昭到托儿所,看到“葛忧”这个名字,觉得不好,给改成了“葛优”。

《甲方乙方》里有句台词,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 许多年以后,我还是很怀念葛大爷的演技。

在我心目中,这才是真正的顶流。


以上是文章"

有一年在《手机》的发布会上,被问烦了的葛优主动说:“我就不准备突破

"的内容,欢迎阅读酷闪游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