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闪游戏网

远离了成都的烟柳繁华,行走在人烟荒凉道路上的薛涛

简介: 远离了成都的烟柳繁华,行走在人烟荒凉道路上的薛涛,在内心恐惧之余,更多的是后悔起自己的张扬和轻率,在种种情绪纷杂下,她给韦皋写下了著名的《十离诗》。

她在孤独中等待,在等待中绝望,在绝望中死去,只留下一本《锦江集》告诉世人,在这名利缚身、红尘俗扰的世间,她也曾来走过一遭,她的名字叫薛涛。

薛涛薛涛,字洪度,出生于官宦之家,自幼聪慧过人,在其八九岁时就能吟诵出“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这样的诗句,可她不曾料想到,这句诗竟成了她日后的生命写照,她沦为了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

薛涛的父亲薛郧在长安当官时,因为人正直,敢于说话,得罪朝中权贵,谪四川,后因出使南诏感染瘴疠之气病亡,那时薛涛才14岁,家里顿失顶梁柱,致使母女俩的生活逐渐陷入了困境,基于生计所迫,她16岁那年加入了乐籍,成为一名营妓。

唐朝时的官员多数都是科举出身,文化素质都不低,薛涛凭借“容貌姿丽”和“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在娱乐场中混的是风生水起,一时风头无两,并且与当时许多著名诗人也多有往来,其中不乏白居易、刘禹锡、王建这些在诗坛上各领风骚的大诗人。

公元785年,薛涛在一场酒宴上认识了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的韦皋,应韦皋要求,薛涛在席上即时赋诗一首:《谒巫山庙》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薛涛韦皋看后赞叹不已,拍案叫绝,薛涛也凭借此诗声名鹊起,更是一跃成为了韦皋身边的红人,每次帅府有盛宴,薛涛都是侍宴的不二人选。

随着薛涛的声名越来越大,难免有些恃宠而骄,更是胆大妄为的在韦皋背后收赂。

远离了成都的烟柳繁华,行走在人烟荒凉道路上的薛涛,在内心恐惧之余,更多的是后悔起自己的张扬和轻率,在种种情绪纷杂下,她给韦皋写下了著名的《十离诗》。

韦皋看到诗后,心一下子就软了,随即将她召回成都,经过这次磨难,薛涛也看清了自己,归来不久便脱去了乐籍,成为自由之身后,她寓居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院里种满了枇杷花,这一年,她20岁。

怀抱枇杷花的薛涛公元809年3月,已经43岁的薛涛遇到了让她一见倾心,时年31岁的俊朗才子--元稹,她平寂的心湖,翻滚起了波浪,一把名为爱情的火焰在她的心中炙热燃烧,她如同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的勇往直前,更是写下了一首表明她心迹的诗:《池上双鸟》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池间双鸳鸯两人在千百年前,赶起了一场姐弟恋的时髦。

这迟来的爱情让薛涛感到了生命中从未有过的幸福与喜悦,两人花前月下,双双对对,那段时光,是薛涛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薛涛会元稹薛涛并没有跟随而去,留在蜀中的她,很快就收到了元稹寄来的书信,闻着那纸上的墨迹清香,难抑心头爱意的薛涛回了一首首寄托她情思的诗作。

可惜,才子多情也花心,元稹用理智谈情,而薛涛对这段感情却是情感大于了理智,深情也难留,她将满怀的幽怨、渴盼凝聚于墨笔之下,写下了流传千古的名诗:《春望词》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薛涛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美好愿望,早已在无数个分别的日子里成为了她一人的空想,她的心也坠入了冰窖中尘封起来,穿起了那一身女道服,与孤灯常伴,走完了自己64岁的人生。


以上是文章"

远离了成都的烟柳繁华,行走在人烟荒凉道路上的薛涛

"的内容,欢迎阅读酷闪游戏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