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闪游戏网

”随安然现在整颗心都被梵希虏获了,也没看见温景梵瞬间幽深下来的眼神

简介: ”随安然现在整颗心都被梵希虏获了,也没看见温景梵瞬间幽深下来的眼神,拖着梵希的前腿往上抱了抱,这才抬头看它:“那它最喜欢什么样的?

我这一生,寻了你九世。

起初不过是因为你叫了我的名字,然后我回头看见你,这辈子,就忘不掉了。

——北倾 《谁说我,不爱你》《谁说我,不爱你》作者:北倾文案:电台轻微的电流声里,是听了五年的熟悉声音。

随安然这辈子做的最靠谱的事,大概就是因为一个声音喜欢上一个人,再然后爱上了他的全部。

#谁说我,不爱你#温景梵养了一只猫,随安然也很喜欢。

但他的猫也如他一样清冷,不太爱搭理她。

温景梵想了想,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额头,缓缓往下沿着她的脸颊落在她的下巴上,手指轻轻地勾了勾她的下巴,轻柔抚摸了下,见她石化,这才轻声解释:它喜欢这样。

#谁说我,不爱你#她隐忍了很多年,借着微薄的酒意,壮着胆子问温景梵:“你认识我吗?

”温景梵一愣,稳稳地扶住她,眉头微皱:“喝醉了?

”随安然没说话,抿着唇看着他,固执地要一个。

僵持良久,他抬手覆在她的眼上,遮挡了她的目光,轻声说道:“认识。

2.全程无虐,温馨治愈系的暖文。

她低头看去,梵希的两只爪子正抱着她的小腿,仰着头看她。

叫完,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这才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腿,轻声的“喵喵喵”叫着。

随安然那颗心顿时就被它叫化了,也顾不上手里拎着的是吃的东西,直接松手放在地毯上,弯腰把梵希抱了起来。

”她学着温景梵以往逗弄它的那样轻勾着它的下巴挠了挠,梵希一脸冷静地被她轻摸着下巴,半眯着眼睛,轻声地又“喵”了一声。

温景梵随后进来,看到这画面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弯腰把随安然随手搁在地毯上的东西拎起来,拿去厨房。

随安然小心翼翼的抱着梵希跟在他身后进去:“它这么叫是舒服的意思吗?

”温景梵把袋子放到流理台上,转身看向她时,略微思忖了下,笑着摇头:“不是。

”随安然现在整颗心都被梵希虏获了,也没看见温景梵瞬间幽深下来的眼神,拖着梵希的前腿往上抱了抱,这才抬头看它:“那它最喜欢什么样的?

”温景梵想了想,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额头,他的手指温热,缓缓往下沿着她的脸颊落在她的下巴上,手指轻轻地勾了勾她的下巴,轻柔抚摸了下,见她石化,这才轻声解释:“它喜欢这样。

”梵希在一旁看着,对被吃了豆腐占了便宜还石化状态的随安然颇为怒其不争地重重瞥了眼:“…

随安然也沉默,刚才…

还是被温景梵一本正经光明正大的调/戏了吧…

女主人回来,最高兴的除了男主人,应该还有一只最近都没吃到丰盛美食的猫。

梵希今天是打定主意粘着随安然不走了,就连她去洗手间上厕所,也一脸严肃地跟进去。

随安然看着蹲坐在洗手台旁边低头梳理自己毛发的梵希,还是有些压力,挣扎了片刻,只能寻求场外帮助。

温景梵正在烧菜,身上还套着围裙,接收到随安然sos的求救信号进来一看,微挑了一下眉,不由好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冷落了所以不开心,最近梵希面对他总是一脸高冷。

这会看见他进来,挪了一下屁股,长长的尾巴一扫,从洗手盘的一边拖下去,毛茸茸的。

温景梵抬手轻点了一下它的脑袋,然后在梵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轻拎住它的后颈,另一只手轻拖了一下它的腿,直接塞进了围裙里的大口袋。

随安然看得目瞪口呆,等听到梵希渐渐远去的愤怒叫声时,这才笑了起来。

温景梵正在炖汤,他半倚在一侧的流理台上看着火。

喵喵声比刚才那剑拔弩张的吼叫温柔了不知道多少,那毛茸茸的爪子正搭在温景梵朝它伸出手的手指上。

窗外是斜阳,光影从树影间穿透而来,落在这一人一猫身上,似是镀了一层柔和的光,暖得随安然心里都满满的。

梵希今晚的大餐里自然是随安然亲手做的小黄鱼,整整十条,童叟无欺。

为了表达它对这次晚餐的满意,梵希吃一口就把盘子往前推一推,一直到挪到了随安然的脚边,这才低着毛茸茸的脑袋,吃相格外优雅。

温景梵侧目看了它一眼,微皱了一下眉头,低声说:“怎么突然这么黏你了…

”他话音一落,随安然便说道:“为了不浪费这种美好的时光,我今晚抱着梵希睡。

梵希吃着小黄鱼,默默的想,想完十分高兴地眯着眼笑,舔了一下自己的爪子,继续慢条斯理地吃。

听闻“噩耗”的温先生却淡定地纹丝不动,只淡淡抬眼看了随安然一眼,不置可否。

但等吃过饭,随安然就知道原因了…

两个人一起收拾完厨房,温景梵一脸严肃地招了梵希过来。

梵希向来乖巧,对温景梵的脸色更是了如指掌自有应对。

刚还一脸高冷的表示不约,见他眼角微微下压,唇角微抿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夹着尾巴灰溜溜地小跑过来端正地坐在他的面前。

“剪刀石头布,输的今晚关小黑屋。

”说完,便很是正经地出了剪刀。

随安然正在旁边吃橘子,看到这一幕,一口橘子没咽下去,呛住了…

”随安然喝了点水这才缓过来,有些哭笑不得:“你欺负梵希。

”他自己说着也笑了起来,微弯了眸子,把她抱进怀里:“闻歌年后要去美国,这两天就动身了。

“本来年初三就想走,老爷子训了一顿,这才安分下来,定了年十五的小年后那天走。

”他用下巴蹭了一下她柔软的头发:“闻歌不容易。

”随安然点点头,也不知道是在赞同这句不容易还是在答应他之前说的…

但就算他不说,这几天她也是要陪着闻歌的。

更何况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即使想念也不能立刻飞到她的身边。

这么想着,随安然的心底便生出一分惆怅来。

温景梵,随安然。

这两个名字读起来声声缱绻,仿佛从一开始便是要放在一起的。

总有这么一个人在你见他的第一眼便知道是他了。

看着她对安然的宠溺,满满的温情暖意由字里行间透出来触到心底的柔软让人不禁扬起微笑。

安然爱温景梵,他是她的时遇大大。

不过是听着他的声音,看看他的微博,小心翼翼的喜欢暗自从心底开出一朵花来。

安然问:哪来的缘分,才遇见的?

时遇说:我始终觉得,该遇见的那个人,无论遇见的是早是晚,间或是否分开。

等到合适的时候终会走到你面前,恰到好处。

时遇说:我不急,她还没来,我就慢慢等,等不到,那就我去寻。

缘分是世间最玄妙的东西,我信命,我信这世间的万事万物皆有缘法。

这三生石上,温景梵的旁边必然刻着随安然的名字。


以上是文章"

”随安然现在整颗心都被梵希虏获了,也没看见温景梵瞬间幽深下来的眼神

"的内容,欢迎阅读酷闪游戏网的其它文章